哪怕成为一名最普通的兽变镌刻师,也意味着衣食无忧。

马尼拉怀着无限的疑惑去找大主祭的时候,预想中应该大发雷霆的大主祭,竟然笑眯眯的点头,“快把做好的都送过去,告诉他,我就在书房等他,不要着急,不用着急。”
托马斯一看到上面的绢帛,脸色一沉,小祖宗,这可是用来写圣言的,托马斯连忙冲过去,这一看,心一下凉了,这些小家伙太能浪费了。
“他在兽灵界是十一胜吧?”

邹亮找到托马斯的时候,大主祭正陷入苦恼之中,因为很多地方他看不懂,见邹亮过来连忙拉了椅子,“亚瑟,这个,这个,还有这个是什么意思,我感觉是对的,也很重要,可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。”

这兽灵界简直就是个角斗场,充满了诱惑和危险,但确实是验证技艺提高实力的一个重要途径,弱肉强食,能够脱颖而出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,逃避挑战显然不足以成事。
攻击!
一大清早,欧尼斯特睁开惺忪的眼,身上的痛楚已经消退不少,还别说他真的就是耐打,而一旁的亚瑟已经不见了。